[毕业生风采] 博士僧袍下的虱子——浙江大学2007届毕业生:徐小华

发表时间:2013-01-23
  • 按:徐小华2007年毕业于浙江大学,随后至IIT留学并于2012年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。他在微博上连载一节一节的小故事,珠儿捻儿似的,令人捧腹或点头或默然……端得是趣味横生。单薄书生背上乡愁,在异乡冷清的方寸之地,伸手呵一口家的金色细暖,把海外留学的光鲜捣成浆糊,细细熬一锅粥,悠悠缀上几许香菜,慢慢嚼出个五味琳琅。带点钱钟书式的狡黠、出糗与自嘲,加点王小波式的黑色幽默,捉着看不破的看破,捏起博士僧袍下的一粒粒虱子,一个个小故事当啷啷蹦将出来——曾经的苦乐年华,何必追问。(2013.1)

摘录徐小华所撰27则段子如下:

(1)刚念PHD时,导师打越洋电话问我一些情况,叫有事联系师兄。他说博士要读五年,我的幸福就看这五年的奋斗。我紧张地听,很少发言。导师还说我以前研究跟他方向不同,我没怎么考虑就说对他做的感兴趣。就这样我把研究快速从图形学换到网络。多年后导师常念叨当时应让我完全凭兴趣做,凭这话我觉得导师带学生的境界高。

(2)做梦时梦见了小时候的事情,起来后我的心安宁祥和,默默地去西联汇款寄去我的一份孝心。算算我6岁记事,15岁离家念高中,之后若干年我回家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一年。所以我与家人有效相处的时间只有十年。一个人离家太久了,容易变得浮躁和不安;家却永远是心底最纯净的大明湖,洗净我过多的欲望。

(3)我记事时,问母亲绣这么多鞋干吗,布鞋早淘汰了。她说给我备用,她说还要给将来儿媳妇绣,给抱孙子时绣。我不理解母亲话蕴涵的意义,只是常做梦看见母亲在昏黄的里屋穿线,不知道她啥时候能绣完。那些鞋后来果然没用上,都在老家放着。这些年,我经历读书,出国,工作,让我梦牵魂萦的,还是母亲的绣鞋。我想这就是爱。

(4)很感动生活中的母爱。逛全美最高楼时,访问学者S姐用手机录影给远方的儿子。她对着屏幕不停跟宝贝儿子说话,不停地叫儿子儿子。她跟儿子关系这么好,把所有爱都放到儿子身上。她回国时将家当放到我住处,说一半给我,一半等儿子到美国来时给他。搬家时这些东西累得我抽筋。愿S姐儿子早点出国,我能将他妈的礼物给他。

(5)有次手指被车门卡了,冰块敷还一直肿着,我不懂什么回事,担心骨折留下后遗症。室友大雪天带我看医生。圣诞节医院都放假了,我们只好去紧急通道。排X光,医生是本土白人,修养很好,依稀感觉美国上层社会的影子。他稍稍瞄一下我手指就完事。我心疼那500多刀完全不值。晚上刚认识的朋友听说了,拿出药膏,我感觉很有效。

(6)有那么几天,我从早到晚等一个学校的信,但什么也没来。后来我去了钱江边的一所学校,我的母校。风景如画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;我结交了一生的朋友……我想我不是非上名校不可的,只是一直没有意识到而已。名校光环在于很多人上的时候恰同学少年,前途不可限量;假如多年后没作出相应的成绩,那这个名校可上可不上。

(7)09年刚开完会回到芝加哥的那个暑假,学校没人,我从家走到实验室,一路绿荫缤纷,郁郁葱葱,怒放的生命,盛夏的气息。四天不见,眼前的景象就像捉迷藏,一睁眼全变了。我有些恍惚,说不出来的感觉;闭上双眼,似曾相识的画面:大二的午后,时间仿佛在停滞;云淡风轻,懒懒阳光,教学楼,MP3机,迷惘。

(8)幽灵公主的经典是在小男孩照顾下,公主轻轻地留下那一滴泪,滴在我的心头。我今天拖动片子找来找去,被强喂了几个广告,才找到一个特写是桑喂树皮时,阿西达卡流泪了。是我记忆不真实还是两场景都存在?若都存在,为何不让两小孩相互关心,然后一起流泪,那样多么对称美——是我想法naive还是宫的电影too simple

(9)经常搞系统的人瞧不起做理论的人,认为不切实际,没有应用性。系统和理论都是研究的一部分,如果目标是应用的话,那就直接做产品开发,去工业界吧!我觉得,研究本身就不是为了直接的应用而生的,比如人类一直不搞基础研究,原子弹也不会产生。理论研究就像中药,见效慢但也不可否定。

(10)有段时间我成天钻研电脑小技巧,幻想哪天小师妹找我。室友说他早就经历过这个阶段了,别整这虚的。后来有个同学说表妹来美,让我帮修电脑。我捣鼓一会儿那苹果系统就崩溃了。电脑是崭新的,我不敢动作太大,修到最后还不如她给我的状态。我恼火地说只会修Windows,没想到她还真有Windows本儿有问题,结果我也修坏了。

(11)出于阶级友爱,我笑着问候柜台的黑人大娘how do you like it here. “what?”大娘估计没听懂,一脸严肃地问我。我尴尬地重复,大娘还是没听懂,一脸狐疑。我连忙摇摇头说nothing。于是我默默地开始点我的地铁(subway)..我指着红萝卜说加点rabbit,正犹豫单词对否,大娘乐了,纠正我说是carrot,她这回竟然听懂我英语了。

(12)我有次趁学生考试,躲在厕所角落里回电话。原来是阿三要买我车,他叽里呱啦半天,我不懂他是在讲英语还是印度方言,他估计也没听我说。我不由得加大嗓门。正当我俩吵架时,班上一学生找到我,让我赶紧关掉电话,原来我忘了摘下耳麦,我电话的声音在教室的音箱里广播出来,学生都笑傻了,但学校录像的人员又找不到我。

(13)有一次搬家累得抽筋,却被一个大黑锅突然绊了一下。我忿起一脚,把锅踹到了门外,接着几个急促短传,把锅踢到了楼道的垃圾洞,从此,锅便成了一个传说。那段时间很忙,我于是一个星期批发200个煎饺,开始了漫长的用开水壶煮煎饺的生活。我用筷子捞饺子的功夫也渐涨。

(14)10年暑假第一次回国的满腔热血结果被各种伤痛消磨掉了。首先是飞机上流鼻血,然后大便又出血,再就是头撞到碗柜出血,接着嘴角上火,伴随着一直的膝盖痛,痛了左边换右边。仔细想想,还真不是身体这么作,每一项都是有缘由的,只不过刚好同时在那个点爆发,让我生活全无质量,没心思干任何事情。

(15)自己主动的事情,就不要埋怨别人的态度。很长时间我不明白这道理,徒劳地耿耿于怀。有次我分数很低,却发现出题漏洞,一直跟助教发信,他也不回,我也没当面去找助教或老师..有次我碰到一协会负责的,说想大有作为。他盯着我老办天,我也无所畏地迎着他目光。他态度冷淡地说再找你聊聊。我就一直等他来找我,可他没有。

(16)第一次滑雪我坐缆车升上陡峭的山坡。到了山顶我忘了下来,由于脚上还有雪橇,我又不好往下跳。困在缆车上下不来的我只好搭车下山啰。于是随缆车有节奏地一晃一晃,我腼腆地归来,眼睁睁看身后冒出各式雪橇,流星样驶下山。

(17)天空毛毛雨淅沥不断,我恼火地拿两篇paper遮住头,一路小跑到实验室。paper都湿透了,我写的注释也都变毛了,字体发得像水印一样。一页一页翻着湿漉漉的paper, 感觉就像西游记里掉到河里的西天经书。

(18)我写paper常用“We leave it as an open question to ...”来处理我解决不了的问题,这次碰到了一个火大的审稿人,我估计他的大概意思是:“你大爷的,还给reviewer我留个家庭作业;爷现在没空搞研究。”

(19)记得在压力最大的时候,我坐在图书馆最空旷的位置,每天工作一会, 扫一会雷。扫雷这个小游戏一可以讯速换脑子,二不会上瘾,扫一会就无聊,很适合快餐式休息。今天玩了一个类似扫雷的小游戏,默默地想起那段时光。

(20)昨晚买了西瓜和水果刀,买回来切了使劲吃,才吃掉了八分之一。眼看西瓜快烂了,我一夜没睡好,今早爬起来继续吃。我决定,今天不去工作了,把西瓜吃完。

(21)每到寒冷漫长的假期,学校好冷清,我就在家努力生活。我去egg store买菜,那儿水果不错。去老墨超市买坚果,听室友说可以补脑。我每天切菜做饭,煮面条,炖汤,感觉身体强壮了不少。室友教我炖牛肉,炖完后放到冰箱冷冻(冻过的肉比较好切)。再用的时候,把肉切成片,放上辣椒翻炒。室友还教我放油时可以放上老干妈或蒜。

(22)看了“舌尖上的中国”,室友不做鸡肉炒鸭肉这种白痴菜了,也不再满足番茄炒蛋/蛋炒番茄的排列组合了。他买了一只大鸭,直接用水煮,打算撒上远销世界五大洲Chinatown的老干妈调味。可鸭子没煮熟,满屋子骚味,混合着没拔干净的鸭毛气味,我们开电扇都不能忍受这怪味。晚上室友将偷偷移到他房门口的鸭子连锅一起扔了。

(23)发现在一件任务的高压下,人能更好得干原来不想干的另一件事。我在期末兵临城下的时候,高效完成一篇平时不愿动的paper writting。我在deadline迫近时,投简历投得特别欢,精神高度集中。在干另一件事的时候,我发现能暂时忘掉了一直挂在心头的高压。这难道就是以毒攻毒。

(24)《美国往事》里每当面条打退堂鼓,麦克思就暴跳如雷。我就像那个面条,每当有个热血沸腾的想法,我就打击自己,肯定会泡汤。每次想未来会如何,我就意识到,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也没什么奇迹出现。看来,生活不知不觉影响到我。一切都走向王小波所说的庸俗..岁月,是把杀猪刀。不用动刀,我已捆好自己,给岁月一个交代。

(25)人生需要算法,步步greedy并不整体最优,divide and conquer反而能保证一定的近似比,比如别人一百篇paper我五十;别人讲师我副讲师;最优解可能是存在的,只是复杂度特别大,实现它不可能,要累死人。Marketing/networking只是几个常用techiniques,让algorithm过程更smooth,核心还是思路。

(26)PhD最后阶段我基本处在休眠状态,除答辩前不切实际乱担心以及临时改Thesis有奋斗的感觉之外,其余时间都那么耗着,熬着…毕业典礼时我的心竟控制不住地沸腾了,亏欠这个地方很多,就这样毕业了。最高学位到手了,学生生涯离我远去了,带走了我最初的落魄,辛酸,无奈,委屈,心比天高,一肚子不满和满脑子功名利禄。

(27)联绵的节日气象我意兴阑珊,繁华绚丽拥抱了多少苦涩。我想起一个书生,终日在不透风的地方,怀着对美好的向往,苦中作乐;一个少年,衣着猥琐,心却在圣境里畅游,不舍得睡觉。五年孤身走我路,给了不少时间梦想,可有谁知道我内心的寂寞…我不是努力诉苦,我是感动自己曾经的坚强。只有继续鞭策自我,才对得起受的苦。